nk头已掉

cccppp

摘纪录:

我们对通常人采用正向计数。他做一件对胃口的事,说一句有道理的话,我就在心里加一分。所以在相处中我愈加欣喜。我们对喜欢的人采用负向计数。他做一件没达到预期的事,讲一句不尽我情谊的话,我就在心里扣一分。所以在相处中我愈加委屈。所有的患得患失和矫情,大概也就在两种截然不同的计数方式里淋漓尽致了。
——-沉近南-


感谢推荐

摘纪录:

我很少解释,不回应。当然,我认得在座每一个人。事实上,你们对我的百般注解和识读,并不构成万分之一的我,却是一览无遗的你们。


感谢推荐

最后一次离开,关门声最轻

摘纪录:

你还很年轻,将来你会遇到很多人,经历很多事,得到很多,也会失去很多,但无论如何,有两样东西,你绝不能丢弃。 一个叫良心,一个叫理想。
——当年明月《明朝那些事》


感谢推荐

十四行诗:

虽然码了不算贺文的贺文,不过这个还是要转一下(ღ˘⌣˘ღ)七夕快乐呀

yirall:

农坤文《In My Mind》之OP《两端》


B站原曲


祝农农坤坤和大家七夕快乐!




两端


 


邂逅在那年冬天的中间 像胡乱飞舞的蝴蝶


说不尽地想再靠近一些 读熟你温柔的笑脸 


云飘的好远 躲进了天


傻傻的笑脸 手忘了牵


 


回荡不绝 藕断丝连 笑声颤到我心里面


愁肠百结 望穿秋水 停留在那相见的一天


两年时间 多少改变 地球两半一人一边


终究你会忘了我的脸


 


邂逅在那年夏天的中间 像胡乱飞舞的蝴蝶


说不尽地想再靠近一些 梦熟你温柔的笑脸 


云飘的好远 躲进了天


傻傻的笑脸 手忘了牵


 


回荡不绝 藕断丝连 笑声颤动我心里面


愁肠百结 望穿秋水 停留在那相见的一年


多少时间 多少改变 地球两半一人一边


终究你会吻着我的脸


 


回荡不绝 藕断丝连 笑声颤抖我心里面


愁肠百结 望穿秋水 停留在那想见的一念


多少时间 多少改变 地球两半一人一边


终究你会挽着我的恋






关于《两端》


这首歌是 @十四行诗 的农坤同人文《InMy Mind》的片头曲和插曲。

这首歌一样07年创作,我只参与部分写词与伴奏编写,版权永远属于原唱欧阳。

没有保留谱或背景配乐等等,只有这个现场录音。欢迎非商业性的翻唱或使用,但请”姓名标示-禁止改作-非商业性”。

因为年代久远失联了,没办法联络到原唱欧阳先生,为尊重版权本人不做其他更动放出原曲。

唯一准许的词曲更动,为农坤文《InMy Mind》中的改词。

如果你曾经听过这首歌,或许我们曾经在同一个高中,或是有缘认识才华洋溢的欧阳。


另外感谢Lil_GhostyBaby @遛狗😈 老师授权封面使用。







摘纪录:

忠厚老实人的恶毒,像饭里的沙砾或者出骨鱼片里未净的刺,会给人一种不期待的伤痛。
——钱钟书《围城》


感谢推荐

摘纪录:

摘纪录:



历史总是由胜利者书写,他们是历史,却不一定是真实。
 —— 颓《读者和主角绝逼是真爱》




大概就是想活的平淡些,有个安心的工作,安心的家

那是啊  真好